陈喜庆:关于推进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程序化建设的认识

2012年5月2日 人民政协报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程序,规范着事情进行的步骤和次序。没有程序,生活将无序,工作将无规,社会也将失常。可以说,程序,无事不需要,无人离得开。程序有利于公正。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长期探索形成的重要成果。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坚持和完善这一基本政治制度,必须不断推进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建设。制度化强调章法,规范化强调标准,程序化强调流程。长期以来,我们对制度化、规范化研究较多,对程序化的探讨相对较少。在此,我就推进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程序化问题谈点认识。
  程序,规范着事情进行的步骤和次序。没有程序,生活将无序,工作将无规,社会也将失常。可以说,程序,无事不需要,无人离得开。程序有利于公正。哈佛大学著名教授罗尔斯在其名著《正义论》中引用了“分蛋糕”的案例,几个人分一块蛋糕,如何保证公平呢?最佳程序就是让切蛋糕的人最后挑选蛋糕。这样,为了使自己吃的不比别人少,切蛋糕的人将尽量把所有蛋糕都切得一样大。用程序保证公平,这可称为“程序公正”。程序有利于廉洁。腐败问题是困扰各国的顽疾,但联合国作为一个庞大机构,人员来自各地,经费开支浩繁,却无贪污现象。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供职30年、当过多年预算局局长的杨天全道出了其中奥秘:联合国并非君子国,而是一个严格程序使然。联合国预算局做预算,财务局支付,但要由3位官员共同签字才能开出支票。以严格程序保证廉洁,这可称为“程序廉洁”。程序有利于健康。人们往往习惯饭后吃水果,但专家提出这并不科学,容易造成消化不良,影响营养吸收。正确的程序应该是先吃水果,然后再吃饭。这可称为“程序科学”。
  在政治领域,程序同样重要,因为程序是民主的保障,没有程序民主,实体民主就难以达到预期效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基本特点之一,是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的有机统一。选举民主需要程序保障,协商民主更加需要程序保障。协商民主既是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重要特征,也是重要内容,同样需要科学程序作保障。
  第一,这是由协商民主应用范围的广泛性决定的。中央明确规定,要切实做到协商于决策之前和决策执行过程之中,推进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可以说,相对于选举民主,协商民主的应用范围更广泛,既包括决策,还包括施策。因此,在协商民主中,既要有参与决策制定的程序设计,还要有参与施策的程序设计,使协商成为决策和施策的必经程序。
  第二,这是由协商民主目标达成的一致性决定的。寻求共识是协商民主的目标,也是优势。越要达成一致的问题,越要制定科学的程序。提高政治协商的实效性,必须明确议题确定、通知、调研、协商、反馈和落实等各个环节,使协商各方提前知道议题,适时征询各自所联系成员的意见建议,及时了解采纳情况,并在政策出台后统一各自成员的思想,最大限度地形成共同落实的合力。
  第三,这是由协商民主尊重少数的原则性决定的。在政治领域,往往是少数服从多数;但在科学领域,常常是多数认同少数。因为重大发明一般都来自少数科学家,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哥白尼发表日心说,被认为是异端邪说而烧死,但被后来人证明是正确的。协商民主在服从多数的同时,注重听取并尊重少数人的意见,是对少数服从多数原则的重要补充,也是我国民主制度的鲜明特点。由于少数人意见往往处于弱势地位,更加需要程序民主保障他们的反映渠道,确保正确意见得到采纳。
  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程序化建设取得了重要进展。但我国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为一种独具特色的新型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其程序化建设没有先例可循,需要坚持不懈地在探索中推进。
  第一,坚持程序不能“怕麻烦”,不断增强程序意识。受我国政治文化传统影响,有的人习惯一人说了算,喜欢随意作决策,不愿被程序约束、受程序“麻烦”。但要看到,决策往往决定政策,小到影响一个单位,大到影响一个地方、一个国家。省去了程序这个小麻烦,可能带来决策失误这个大麻烦。
  第二,设计程序不能“拍脑袋”,努力构建科学的程序体系。正确的程序保障实体民主,错误的程序损害实体民主。因此,要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着眼中国的国情,深入研究程序,科学论证程序,既注重顶层制度的程序设计,又注重具体制度的程序设计;既注重全国性的程序设计,又注重地方性的程序设计,逐步建立健全一整套科学、完备、管用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程序体系。
  第三,执行程序不能“走过场”,切实提高程序的实效性。在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中,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在决策前的协商中,对党外人士的不同声音和批评建议听得进、容得下,正确的充分采纳;在决策后的施策中,党外人士提出合理意见,也应对落实工作及时调整和改进。
  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作为协商的重要参与者,也要大力加强自身建设,集中本党派、本群体智慧,提高议政建言水平和政治协商质量,确保协商民主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果。(作者:中央统战部副部长陈喜庆)